365bet网.海峡


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娱乐

《红土》:一曲赞歌献给绿水青山

摘要】11日和12日,根据真实故事创作、反映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实践的新编现代京剧《红土》,初次与观众见面。该剧演绎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女“愚公”赞歌。

东南网9月13日讯(福建日报记者 李珂/文 福建京剧院 供图)

11日和12日,根据真实故事创作、反映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实践的新编现代京剧《红土》,初次与观众见面。该剧演绎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女“愚公”赞歌,它将建设生态文明的科学发展理念与国粹京剧艺术相结合,用艺术的形式纪念这段不平凡的历史与精神,寄托着人与生态和谐发展的美好希冀——

红土地故事颂时代精神

福建长汀,曾是南方红壤区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县之一。从荒芜多灾到重峦叠翠,长汀人书写下怎样的故事?由省文化厅出品、福建京剧院创作演出的新编现代京剧《红土》,为大家揭晓了答案。

福建京剧院院长、《红土》艺术总监金于贤介绍说,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省文化厅精心组织省属文艺院团开展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现实题材舞台剧精品创作,京剧《红土》是重点创作剧目之一。该剧已被列入2018年福建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剧目,也是入选文化和旅游部“2018年现实题材重点剧目创作计划”的我省两部作品之一。

该剧讲述在长汀这块诞生红军精神的红土地上,在生态文明建设的当下,主人公张红梅面对泥流危害,挺身而出承包荒山,遭遇的一系列创业与情感上的酸甜苦辣。在讲述治理水土流失与优化生态环境的历史的同时,该剧锻造人性、升华品格,演绎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女“愚公”赞歌。

“张红梅是一位在平凡中成就伟大的英雄。该剧折射出人性的各个层面:既有执着坚韧者、有始无终者、见利忘义者,也有热心帮扶者。”应邀观摩的专家表示,剧中人性的重塑与突破,伴随着价值观念的重构与升华,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。

两场试演,记者看到,现场不少观众流下了感动的眼泪。“戏里开场,张红梅单枪匹马治理荒山,何其艰苦!但她从不放弃,周围的人渐渐被她感召,加入到治理水土的行动中,最终使长汀成为山清水秀的美丽小城。这个震撼的过程,与我们国家过去40年所经历的伟大变革多么相似!一想到这里,就觉得这个戏很有时代感、很感人。”一位观众说。

展示原创力人物接地气

京剧《红土》的故事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。如何准确把握时代印记,同时关注人物的理想情操,并叩问现实启迪,是该剧主创着力探索和呈现的。

“选材、编剧、创排,省文化厅都高度重视,精心指导。”据金于贤介绍,为打牢剧本基础,明确创作定位,厅里多次以“火花茶会”等方式邀请戏剧名家共同讨论,剧本改了六七稿。

漳州市戏曲研究所所长、《红土》编剧王文胜表示,对戏曲舞台来说,治理水土流失毕竟是个宽泛的话题,他选择从小处着手,将宏大的历史叙事落实到具体舞台形象上。在长汀采风的过程中,女“愚公”的锲而不舍、百折不挠,让他内心一震。他将其设置为主角,但并不是照搬人物原型,而是同时赋予这个人物更多的情感、思想。

治理水土流失,主要矛盾本是人与自然的矛盾,但若以大自然作为人物的对立面,则在戏曲舞台呈现上较难实现。王文胜说:“采风中我们了解到,几十年来,长汀人为了治理水土流失,付出了太多,涌现出了无数感人事迹。其中有成功有失败,有执着有舍弃,有碰撞有妥协,有帮扶也有使坏。这些来源于生活的点点滴滴,汇成了创作的庞大素材。”在不断的实践、斗争中,人与自然的矛盾,实际上转化为人性各个层面的冲撞,剧情便是这些冲突的承载。

导演韩剑英与福建戏曲界有过多次合作。他说,这个本子最吸引他的是,“主人公不是那么‘高大全’,她就是想做一点事,人物的精神内核很平民化,没有过分抬高。在我们这个时代,愚公移山的精神仍有强大的现实意义,张红梅用行动彰显了这种精神的可贵”。

戏曲业内人士认为,在关注现实中回望传统精神,是《红土》创作的主旨思想,难能可贵的是,主创没有落入“宣传先进事迹”的窠臼,不啻为一曲清新的山歌。

京剧现代戏闽京再创新

作为新编京剧现代戏,《红土》拒绝“话剧+唱”,力求在充分认识、尊重传统京剧艺术的基础上进行新的艺术创作。

韩剑英说:“《红土》的难点,一个是生活化,另一个是它属于农村题材。所以,比如在体现人物高贵品质方面,就要平民化。如何把程派、青衣、京剧平民化,这是个课题。”为此,剧中所有的京剧唱腔,都把韵白生活化,把“程腔”简化,只选用更贴近情感、细节的部分,使表演者很快能接近现代人物。

用青衣的肩带表现推车,树苗开打变成枪……在形体表现方面,《红土》也做了很多创新尝试,让观众耳目一新。“我们坚持实物的写意化,让动作符合戏曲美学。”韩剑英说。

“这是我塑造的首个现实题材的人物。”张红梅的扮演者、程派青衣孙劲梅说,既要保留和体现京剧的程式,又要接近现实人物自然状态,演员们颇下了一番功夫。

“比如念白,既不能完全用古典的京白,又不能是平常说话的大嗓门。”她说,一个多月的排练,自己每天都在找发音的位置,开车也在练习。

京剧程派擅于塑造女性形象,在“张红梅”身上,孙劲梅重点挖掘当代程派唱腔的特点和优势,因为“以腔抒情是程派最具表现力的”。她介绍说,音乐设计金亮在唱腔设计上特地加入了程派较少体现的激昂的方面。剧中一些段落,孙劲梅以“亮嗓程派”的嗓音条件,用慷慨激昂的唱腔,演绎了当代女性张红梅刚烈的一面,赢得现场观众的喝彩。

金于贤说,《红土》创排时间紧、任务重,为了让它又快又好地与观众见面,福建京剧院全体演职员与主创团队加班加点,全身心地投入。他表示,作为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剧目,该剧还将进一步打磨提升。

相关阅读